杀人买凶、贿赂政府高官?菲沦为犯罪天堂

本文来自网络 回复(2) 阅读(17239) 新闻资讯 2019-06-22 12:21:05

一本有关南非IT天才保罗·卡尔德-勒鲁(Paul Calder-Le Roux)变成国际毒枭的新书,详细描述了他是如何一手缔造起犯罪帝国,如何将自己的互联网毒品分销网络孵化成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之一。根据书中所述,勒鲁通过贿赂包括国家政府和警察在内的高级官员,畅通无阻地经营着自己的犯罪网络。

从获奖记者埃文·拉特弗利夫写的《主谋》一书中可知,勒鲁从2007年开始将菲律宾作为他的行动基地,因为犯罪头目轻而易举就能通过贿赂来摆平麻烦。

/images/ueditor/2019062213200000532577.jpg

该书称,勒鲁在菲律宾首都大马尼拉地区的马卡蒂市的达斯马仁迎示豪华住宅区(DasmarinasVillage)购置了一栋豪宅,还在马卡蒂一栋银行大厦租用了14楼的整层空间,此外,在马卡蒂市的萨尔塞多住宅区还在一栋高端公寓里租用了顶层公寓。

书中写到,这些正是勒鲁发号施令、指示毒品进出菲律宾分销世界各国的“指挥部”。

这些也是生于津巴布韦的勒鲁(Le Roux)指挥走私高射炮和狙击步枪等高火力武器的地方,犯罪头目将这些武器用于安保与暗杀,以便清除他认为是自己组织中的告密者或被他指控盗窃钱财的人,比如死于2012年的菲律宾房地产经纪人凯瑟琳·李(Catherine Lee)。

李的尸体在黎剎省的Taytay被发现,勒鲁与此次谋杀难逃关系。两名参与杀害李的美国人,由勒鲁安排飞往马尼拉,目的就是为了结李的生命,终被美国法院认定有罪并判处监禁。

勒鲁对李起杀心是因为她将犯罪头目本打算用于购买描东岸省土地的5000万比索交给另一名房地产经纪人,这名经纪人却携款潜逃了。尽管身份不明,但据信卷款潜逃的房地产经纪人也因勒鲁下令,惨遭毒手殒命。

《主谋》中写道,一名被勒鲁召集开会的杀手,他讲述了在勒鲁萨尔塞多顶层公寓中的所见,这个犯罪头目内部办公室的墙上布满了服务器,彰显这位信息技术天才是如何将这个平平无奇的地方转变成他信息技术驱动的犯罪组织中心之一。该组织已经扩展到以色列、帕赛、巴布亚新几内亚、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几个国家。

亚洲最好的巢穴

该书称,在菲律宾金融中心主干道阿亚拉大道(Ayala Avenue)银行大楼的14楼,勒鲁经营着一家呼叫中心,该中心接受美国客户的处方药订单,这些处方药通过互联网非法出售,极易上瘾。

勒鲁在美国的基于互联网的药品分销公司RX Limited就在这里设立了它的主要呼叫中心。

根据书中所述,勒鲁为什么选择菲律宾作为他的行动基地,最好的解释是勒鲁与哥伦比亚美国缉毒署假扮毒品贩子暗访时的一段对话。

/images/ueditor/2019062213210000361525.jpg

资料图:勒鲁雇佣的退伍狙击手被捕

“你不是菲律宾人,为什么选菲律宾?”根据书中引用的对话,哥伦比亚人问勒鲁。

“基本上,就亚洲而言,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好的巢穴。”勒鲁回答说。

根据这本书,此次对话是勒鲁用在菲律宾犯罪集团造出的冰毒,来交易来自哥伦比亚的可卡因。

“你在菲律宾经营?”哥伦比亚人问道。

在这本书的结尾,勒鲁的话被进一步引用来解释为什么他选择菲律宾作为他的基地。

“他在菲律宾高枕无忧。”这本书说。

然后书中引用了勒鲁关于在菲律宾开展业务的证词:“我不在乎谁知道什么,也不担心菲律宾人是否知道正发生的犯罪,因为警察都收了我的钱。”

“有人会为我搞定这些。”勒鲁在法庭上说。

这本书中还提及与菲律宾国家调查局的一名特工讨论了李的谋杀案,并解释了为什么NBI要接手李的案子。

书中说:“菲律宾的地方和国家警察队伍腐败成风,NBI(国调局)的声誉则相对好一些,尽管并非一尘不染。”

此书的序言写道:“买凶杀人在菲律宾是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取一条人命的成本只需5000比索,约合100美元。”

据主谋称,勒鲁招募雇佣军,一些美国人和一些以色列人,为他在菲律宾提供安全保障。

这本书说,有了这些雇佣兵,“勒鲁现在可以在菲律宾行动自如,为所欲为,丝毫不担心任何法律后果”。

该书引用勒鲁的一名同伙的话来总结为什么犯罪头目把菲律宾作为他的基地,“没有他买不到的东西,也没有他摆不平的问题,没有他搞不定的执法机构,也不存在他弄不到的情报。”

为了便于走私武器,勒鲁在菲律宾同事的帮助下开了一家名为“红、白、蓝武器”的枪支商店。

参议员的女儿

书中提到,勒鲁也让菲律宾女人来满足他的性幻想,一名女子因拒绝满足勒鲁的性要求而被打得遍体鳞伤,甚至“用棒球棒伺候她”。

该书引述了勒鲁的一名雇佣兵的话,称这名妇女原是一名菲律宾参议员的女儿,这就让这件事变得“非常非常严重”了,但该书并未点明这位参议员的名字。

尽管这只是该雇佣兵从另一个消息来源证实的一个故事,但书中说勒鲁邀请参议员到他的办公室并给他“两到三百万美元”,作为对他的“乖乖女”的补偿,该议员也被列入勒鲁的分赃名单中。

“这就是勒鲁,以及他在菲律宾的能量。”这本书进一步引用了雇佣军的话:“他不是总统,而是上层人物。”

雇佣兵还指出:“上到总统左膀右臂,指挥官乃至将军都收了他的钱。他还给在美国大使馆工作的菲律宾员工发钱。”

这解释了为什么勒鲁在菲律宾逍遥法外,只要他想置人于死地,无论是在拥挤的酒吧前,或苏比克旅游区熙攘的公路上,又或像凯瑟琳·李的这个案子里,在描东岸省的丰田Innova内,都能取人性命。

在这本书的结尾,作者拉特弗利夫说,他想知道勒鲁在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的管理下会如何运作,他发起了一场反对毒品和犯罪的铁腕运动,这场运动已夺去数千人的生命。

拉特弗利夫写道:“一个与马尼拉黑社会有关的消息来源告诉我,他曾与目前活跃在该国(毒品)集团最高级别的人交谈过,他们说,杀戮运动只针对吸毒者和低级别的交易商,而那些知道如何支付保护费的高层人物不会被波及。”

“他(消息人士)说,毒品生意正在蓬勃发展。”拉特弗利夫继续道,“他们说‘我们会送更多(毒品)。’他们正在进行储备,”

拉特弗利夫引述自己的地下消息来源:“你杀了几千人啦?菲律宾的毒品交易并未减少。”


延伸阅读:

东南亚“BC天堂”百态:拜金者的狂欢>>>

起底万恶杀猪盘:1亿单身女性的屠宰场>>>

评论 (0条)
最新评论
跳过广告
收藏